<font id="npz77"></font>

    <object id="npz77"></object>
    <thead id="npz77"><del id="npz77"><video id="npz77"></video></del></thead>
    <thead id="npz77"></thead>
    <delect id="npz77"></delect><thead id="npz77"><del id="npz77"><video id="npz77"></video></del></thead>

    <delect id="npz77"><rp id="npz77"><big id="npz77"></big></rp></delect>

        耄耋院士陶文銓:弘揚“西遷精神”的常青藤

        2019-08-30 12:02:16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孫海華 胡曉楠
        陶文銓,國際數值傳熱學,

        “交大遷到哪里,我就考到哪里!”62年前,他高中畢業,堅定地報考了交通大學動力工程系鍋爐專業,成為交大西遷后首批奔赴祖國西部報到的本科生。

        62年后,2019年8月10日,2019全國“最美科技工作者”發布儀式現場,已步入耄耋之年的陶文銓站在了舞臺中央。雖已滿頭銀絲,但他依然意氣風發,在科研、教學崗位創新不竭,“要爭取再為國家健康工作20年!”

        作為國際數值傳熱學著名科學家、我國計算傳熱學學科分支的奠基人之一,這位中國科學院院士、西安交通大學能源與動力工程學院教授依然堅守在他所熱愛的一方講臺,以自己的人生歷程詮釋著“愛國、奮斗”的深刻內涵。

        潛心鉆研,開創多個學科第一

        1957年,出生于江南水鄉的陶文銓被交通大學畢業生錢學森的報國故事深深打動,即使知道交大要西遷,他依然毫不猶豫地報考了交大。從那時起,“胸懷大局、無私奉獻、弘揚傳統、艱苦創業”的“西遷精神”在他身上刻下了深深烙印。

        1979年8月的一個午后,陶文銓在學校圖書館翻到一本英文版《計算方法》。兩個星期的時間,他寫下了兩本自學筆記。正是這本書,開啟了陶文銓研究數值計算的大門。改革開放初期,陶文銓積極響應國家號召,于1980年到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進修。他分外珍惜這難得的學習機會,“就像一塊干海綿被放進了海洋里,拼命汲取知識的養分”。

        回國后,陶文銓一直潛心從事“傳熱強化”與“流動傳熱問題的數值計算”兩個分支領域的研究,并開創了國內這一領域的多個“第一”:1986年,主辦了我國第一個計算傳熱學講習班,首次將傳熱強化與流動傳熱問題的數值計算等領域研究引入國內;1996年,牽頭組建熱質傳遞數值預測科技創新團隊,隨后創建熱流中心,開展復雜熱質傳遞問題數值預測基礎研究及重大工程技術創新研究;根據國際上數值模擬研究的發展動向,及時提出了流動與傳熱的多尺度模擬新課題,使我國流動與傳熱的多尺度模擬研究處于國際前沿……

        陶文銓的研究成果,廣泛應用于航天、能源和化工等領域。他所開發的強化傳熱技術應用于工業實際,對我國氣體換熱器產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起到重要作用。據不完全統計,他帶領團隊研發的新型換熱器,為企業新增產值20多億元。

        近30項國家、省部級科技成果獎及國家級榮譽;34項國家發明專利;300余篇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SCI期刊論文……一組組數字、一項項榮譽,是陶文銓一輩子奉獻報國的最有力見證。

        “我們只想通過自己所從事的專業,使得我們國家在這方面能在世界上占一席之地,而且有話語權,甚至處于領先地位?!碧瘴你尩脑捳Z樸實,卻擲地有聲。

        “老師上課,就像梅蘭芳演《貴妃醉酒》”

        “不能耽誤學生一堂課”是陶文銓從事教學的基本準則。從1966年研究生畢業留校至今,53年來,他堅持在教學一線為學生授課。

        陶文銓給研究生上課的階梯教室,是一個能容納367人的大教室,來聽他講課的學生卻堂堂爆滿。于是,陶文銓自己買來20個小馬扎,每次上課都讓學生擺放在教室走廊。坐著小馬扎認真聽講的學生,成了陶文銓課堂上獨有的風景。

        “老師上課,就像梅蘭芳演《貴妃醉酒》,演一遍有一遍的體會,講一遍有一遍的收獲?!碧瘴你屨f,臺下有幾百雙眼睛盯著你,所以你的每一句話、每一段稿,都要對學生負責。

        傳熱學、數值傳熱學、計算傳熱學這樣的課程,即使已講過無數遍,每次課前,陶文銓仍然會重寫講稿或者修改PPT,納入新的體會和內容。他還特意引入一些有分歧的觀點,引導學生進行深入探討與思考。為滿足留學生的修課需求,陶文銓在70多歲時,依然堅持開設了全英文授課的《數值傳熱學》。

        從教53年,陶文銓教過的本科生有6000多名、研究生6000多名。這些學生畢業后,大部分在國內相關高等院校與企事業單位工作,許多已成為學術帶頭人。這其中,包括1位中國科學院院士、1位國家級教學名師、兩位長江學者、5位國家杰青基金獲得者、4位教育部新世紀人才,陶文銓也因此獲得“黨和人民滿意的好老師”稱號。

        科技工作者要自主創新,為我國解決“卡脖子”問題

        一年365天,除了除夕給自己放個假,陶文銓幾乎全年無休。直到現在,他還常常工作到凌晨三四點。每天早起時,陶文銓也會深感“困難”,“特別是起床前那5分鐘,簡直不想動??墒且贿M辦公室,馬上就忘掉了”。

        交大西遷,扎根黃土仍然枝繁葉茂。在陶文銓看來,自己正是從交大的“西遷精神”中汲取了能量?!霸谖覀冞@代人身上,‘西遷精神’是潛移默化的——那時候,看到很多老先生這么做,我們也就這樣做?!?/p>

        上世紀90年代,大部分西遷教授先后退休,陶文銓所在的學科出現了嚴重的“青黃不接”——最嚴重時,傳熱學方向的教師從原來的10人,銳減到只有3人。面對嚴峻形勢,陶文銓帶領同仁,一面努力吸引年輕博士留下任教,一面開展強化傳熱及計算機仿真技術及其應用的研究。20年過去,他們終于組建起一支年齡結構合理、基礎與應用研究并重、優勢互補的創新團隊。

        半個多世紀的工作經歷,讓陶文銓感到:要做好專業工作,最重要的是要熱愛所從事的專業,熱愛所教授的課程,熱愛自己的學生。在他看來,做基礎研究必須經過長時間積累,希望年輕人能夠坐得住“冷板凳”。

        “得知被評為‘最美科技工作者’,我總感覺誠惶誠恐?!碧瘴你屨f,“國家發展對科技工作者提出新要求,特別是需要自主創新,去解決我國科技發展中一些‘卡脖子’問題?!?/p>

        已是80歲高齡的陶文銓笑著告訴記者:“我的心態堪比18歲,要在發展科學技術、培養高質量人才方面,爭取再為國家健康工作20年?!?/p>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西南大學學子宣傳垃圾分類進社區
        秒速赛车 a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