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pz77"></font>

    <object id="npz77"></object>
    <thead id="npz77"><del id="npz77"><video id="npz77"></video></del></thead>
    <thead id="npz77"></thead>
    <delect id="npz77"></delect><thead id="npz77"><del id="npz77"><video id="npz77"></video></del></thead>

    <delect id="npz77"><rp id="npz77"><big id="npz77"></big></rp></delect>

        扎根寧夏40年 他給黃土高原披上綠衣

        2019-08-20 10:36:04 來源: 新華社 作者: 沈虹冰 姚友明
        林草地,程積民,

        程積民在查看果樹生長情況 李一博攝

        寧夏固原云霧山區,綠意盎然。

        64歲的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水土保持研究所(以下簡稱水土保持研究所)教授程積民將手輕輕從草叢中拂過,就像撫摸孩子的頭發。

        這里曾經“山是和尚頭,溝里沒水流,耕種山梁峁,刮風浮土跑”。惡劣的自然條件,使貧窮就像《西游記》中妖精手里的“捆仙鎖”,人們越想掙脫,就越被它緊緊束縛。

        程積民用40年的堅守,解決了黃土高原林草地建設分區、退化草地恢復等關鍵理論與技術難題。他主持的研究成果在寧夏、陜西、甘肅示范推廣,創造了500多億元的經濟效益,帶動30余萬貧困戶脫貧。

        今天的云霧山成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貧困的帽子和惡劣的生態,逐漸消失在一代人的記憶里。

        初心:把青春獻給需要我的地方

        40年前,云霧山區并不像名字那般美好。那時,程積民從大學畢業,分配到位于陜西楊陵的水土保持研究所,像家人期望的一樣,有了份體面的工作。1979年夏,參加工作不久的程積民隨所里的老師到云霧山考察。一天,科考組在野外吃晚飯時,突然狂風大作、黃沙漫天,等大家拿開遮擋雙目的手一看,帶來的饅頭和咸菜已覆蓋了層黃土。

        那頓“沙土飯”,改變了程積民的人生選擇,激起了他改變黃土地貧瘠狀況的強烈愿望。

        走村入戶時,程積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每天日上三竿,不少群眾還都躺在炕上,少有人出門。

        “一問才知道,原來農戶家窮得只有一條褲子,誰出門誰穿……這種情況當時在云霧山區比較普遍?!背谭e民說??吹疆數厝罕娡旌人?、孩子上不起學、沒有醫療保障的狀況,他心里產生了從未有過的痛楚。

        生態環境惡劣使當地土地貧瘠,土地貧瘠又讓農民廣種薄收,家無余糧令群眾加大開荒和放牧面積,開荒和放牧又加劇了生態環境的惡化。貧困,仿佛是云霧山區祖祖輩輩逃脫不了的“詛咒”。

        “我無法忘記,即便家里可能都沒有隔夜糧了,當地群眾見到我們時,有一個餅還要分半個給我們吃?!笨吹嚼相l們的熱情和淳樸,同樣出身于農村的程積民悄悄抹起了眼淚。

        “為什么這里不能像我上學時去過的南方一樣風景秀麗、山清水秀?我一定要在這里開展研究工作,改造這里的荒山禿嶺?!背谭e民說。

        他和導師鄒厚遠商量后決定,向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申請,在云霧山區設立一個觀測點,長期觀測并試驗恢復黃土高原上的植被,通過改變當地植被和小氣候,帶動當地脫貧。

        申請很快得到批復,同時在寧夏的科學技術大會上引起不小的轟動。從此,程積民將他的心留在了固原。

        扎根:將科學論文寫在黃土高原

        從公元7世紀到20世紀前半葉,黃土高原有記載的大旱災就達236次。這里的生態之苦在上世紀幾乎達到了頂點。

        如何恢復黃土高原地區的生態,全世界的學者們一直存在爭議。有些學者認為,黃土高原生態不可逆,一經退化就很難再恢復;還有人偏要在裸露的黃土上造林,死一批、再種一批,再死,再種……程積民沒有受限于這些做法和觀點,而是希望從自己的科學實踐中找到答案。

        在年降雨量只有430毫米的黃土高原核心區,種什么?怎么種?程積民的科學試驗和推廣首先要面對的是世俗觀念。

        程積民在觀測點附近找到了一個山頭,嘗試使用“封山”的方法進行對比試驗觀測。很快,他發現沒有任何人工活動的地區,草的密度比其他地區高出一倍。有了3年左右的數據,程積民團隊決定向當地政府申請,擴大封山面積。

        封山禁牧,這個話題對于祖祖輩輩在山上放牧、人口占當地總數一半的回族群眾來說,乍聽起來無異于“滅頂之災”。

        “怎么能放任這樣一個人胡鬧?”不少人提出了質疑。

        常年在保護區工作的固原市原州區寨科鄉蔡川村村民楊啟來說:“當時好多干部群眾都在罵我,說我胳膊肘朝外拐。我作為本地人都這樣被人抱怨,程老師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p>

        程積民想去村民家解釋自己的工作,卻常吃閉門羹。為表示抗議,村民們甚至偷盜程積民放在山上的儀表和儀器。上世紀80年代中期,有日本同行來云霧山考察后誠懇地告誡程積民,想要在這里恢復生態無異于天方夜譚……不過這些“內憂外患”、冷嘲熱諷,都沒能將這個臉上寫滿堅毅的人擊倒。

        程積民說:“人活著,就得隨時準備經受挑戰與磨難?!痹诋數卣膸椭?,1982年,觀測點升級為保護區,程積民團隊逐漸擴大自己的試驗區面積。為讓老百姓接受自己的試驗方法,程積民挨家挨戶地頻繁登門造訪,一次不行去兩次,兩次不行去三次、四次。

        “慢慢地,有老百姓開門讓我進屋了。再后來,村民給我們泡茶了、甚至做飯了,他們逐漸開始接受我們了?!碑斎罕姷挠^念開始轉變的時候,程積民開始謀劃改變當地長期以來自然放牧的生產模式。

        針對當地每年降水較集中、容易造成土壤流失的情況,程積民對植被覆蓋度低于30%的山頭采用灌草立體配置技術,就像南方的茶園一樣,用一條條檸條帶給山系“圍脖”,梯次減緩暴雨中地表徑流的流速,防止水土流失;對植被覆蓋度高于30%的山頭,保護區采用自然封禁的方式恢復植被。

        如今保護區水土流失面積由每年每平方公里的5000多立方米,減少到現在不到1000立方米。保護區的面積也從最初的3.5萬畝,擴大到20萬畝,由他創造的灌草立體配置新技術,推廣到黃土高原100多萬畝土地上。

        “科學家就要像牛一樣勞動,像土地一樣奉獻?!背谭e民說,“群眾的需要就是我們研究的動力,農業科學家的論文就應該寫在祖國的大地上?!?/p>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西南大學學子宣傳垃圾分類進社區
        秒速赛车 a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