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pz77"></font>

    <object id="npz77"></object>
    <thead id="npz77"><del id="npz77"><video id="npz77"></video></del></thead>
    <thead id="npz77"></thead>
    <delect id="npz77"></delect><thead id="npz77"><del id="npz77"><video id="npz77"></video></del></thead>

    <delect id="npz77"><rp id="npz77"><big id="npz77"></big></rp></delect>

        黃智生:用AI照亮抑郁癥患者的人生

        2019-08-19 11:40:06 來源: 中國科技網-科技日報 作者: 代小佩
        黃智生,抑郁癥,

        受訪者供圖

        “那一天,我獨自坐在江邊想尋短見,20多個人給我發來消息,關心我的生死。我非常感動,在江邊哭了好幾個小時,最后回來了?!?/p>

        一名抑郁癥患者給黃智生發來消息,感謝“樹洞救援團”的溫暖給他勇氣活下去。作為樹洞救援行動發起人,黃智生已記不清多少次收到患者的感謝信。

        “我看到了他們的痛苦和絕望?!焙商m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終身教授、首都醫科大學教授黃智生研究人工智能30多年,近些年,他嘗試用人工智能技術找到有自殺念頭的抑郁癥患者,并成立了“樹洞救援團”。截至今年8月初,“樹洞救援團”給1436名有自殺傾向的人發出了“關心信息”,有效阻止了662人自殺。

        深受抑郁癥困擾的英國前首相丘吉爾曾說:“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機會就咬住我不放?!倍S智生則以AI技術為棒,驅逐抑郁者心頭的“黑狗”。

        用機器人在“樹洞”里找人

        “我有抑郁癥,所以就去死一死,沒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離開。拜拜啦?!?012年,一個南京女孩因抑郁癥自殺身亡,她通過“皮皮時光機”發出的這條微博成了很多人的“樹洞”。夜深人靜時,他們來這里吐露內心的悲傷——“好累”“好想死一死”“感覺不到被這個世界需要”“想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躺在草原上,與世界告別”……如今,這條微博留言已超過153萬條。

        2018年3月,黃智生在網上讀到一篇關于“樹洞”的報道,發現“樹洞”里藏著大量抑郁人群。為了照見在暗夜行走的抑郁癥患者,黃智生開發了一款“樹洞機器人”,它能巡視“藏”在社交媒體中的大型“樹洞”,并自動篩出具有明顯自殺傾向的人群。從001號發展到004號,“樹洞機器人”抓取數據的準確率提升到了82%。

        黃智生擬定了一個自殺風險分級標準,從0級到10級,級別越高,自殺風險越高?!斑_到6級以上,機器人會預警,我們才去干涉?!秉S智生說。

        每晚10點,機器人形成的預警通報推送給黃智生,收到通報后黃智生會立即組織救援者?!懊刻炷馨l現大概10個有自殺傾向的人,但我們只能救兩三個人。因為缺人,救不過來?!彼f。

        黃智生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研究人工智能30多年。自2008年以來,他所在的團隊開始與中國團隊就語義技術開展科研合作。隨著研究深入,黃智生逐漸把目光投向了抑郁癥患者。在與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定醫院的合作中,黃智生萌生了用人工智能技術發現有抑郁傾向人群的想法。

        很多人不理解黃智生,“你其實可以做更熱的研究,發更好的論文,甚至掙更多的錢?!钡S智生說:“看到想要自殺的人,如果不去救,內心會很痛苦?!?/p>

        004號“樹洞機器人”準確率還有較大提升空間?!暗視簳r還沒有升級機器人的想法。技術上有價值的東西,未必對社會效益很大?!睂S智生來說,與其一味地追求機器人抓取數據的準確率,不如花更多時間和精力拯救已發現的輕生者。

        關愛和重視比技術更重要

        山東女孩小吳因感情受挫引發抑郁癥,2018年4月底她發微博說要在五一期間燒炭自殺。正在籌備“樹洞救援團”的黃智生得知消息后,非常焦急。他馬上成立了救援小組,展開了第一次救援行動。

        經過一夜搜尋,志愿者們找到了小吳的聯系方式。在安撫小吳情緒的同時,志愿者每周給小吳送鮮花,陪她聊天,傾聽她的煩惱。一段時間后,志愿者團隊以為小吳好轉并且放棄自殺念頭時,卻得知噩耗——2018年6月17日,小吳在微博上留下一句“Bye Bye”就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次救援行動只讓小吳多活了47天,這成了黃智生心頭抹不去的悲傷回憶?!八蒙嬖V我,救人絕非易事。我們覺得,她背后還有很多沒有講出來的故事?!彼f。

        黃智生說,機器人只能發現想要輕生的人,但發現后怎么做才能保證他們堅強地活下去,機器人并不能給出答案?!盎颊咝枰L期的陪伴,需要家人的關愛和重視,需要我們去傾聽他們內心真正的痛苦?!彼f。

        此后,黃智生逐漸擴大了救援團隊伍。最開始救援隊伍中只有人工智能技術團隊“單槍匹馬”,現在有了醫學團隊、心理咨詢師以及其他行業的愛心人士。

        把患者救下來,和患者成為朋友,是黃智生后來總結出的“救人之道”?!霸诨颊咔榫w崩潰時,志愿者會隨時出現?!秉S智生說,志愿者最長的一次陪伴超過1年,很多志愿者把自己親手救下的孩子稱作自己的“樹洞寶寶”。

        不過,也有志愿者由于整天接觸大量負面信息,“情緒會崩潰”。為了緩解這種壓力,黃智生建立了樹洞行動快樂營和樹洞關愛中心群,在群內鼓勵大家分享“快樂的信息、快樂的事”。

        黃智生說自己還沒有崩潰,“也許是因為我內心比較強大吧”。

        勇敢面對外界的質疑與誤解

        今年5月,“樹洞機器人”監控到了甘肅姑娘小琴在微博上發出“死亡邀約”:“有人想一起跳河嗎?”為了阻止小琴,“樹洞救援團”志愿者李老師冒充自殺者,約定與小琴一起“赴死”,專門買票坐火車趕到跳河地點,最終成功阻止小琴和另外一個男孩的約死行動。

        這是“樹洞救援團”成立以來參與人數最多的一次救援。黃智生自掏腰包要給李老師報銷往返路費,但李老師堅決不收:“黃老師每天花那么多時間和精力在‘樹洞救援團’上,一分錢都沒有,我怎么會收你的錢呢?”

        去年,來自湖北的17歲小煥因情感問題抑郁自殺,被“樹洞救援團”發現并阻止。今年,小煥成為了“樹洞救援團”的一名志愿者。

        “像小煥這樣的孩子不少。如果患者情況穩定,我們會把他們拉進微信群,讓他們通過自己的經歷化解其他患者內心的痛苦?!秉S智生說。

        此前,一個高三女生聯系到黃智生,想要成為“樹洞救援團”志愿者。黃智生拒絕了她:“你還是個高中生,不行?!苯Y果,執著的姑娘在高考后第一天就給黃智生打電話:“黃老師,我高考完了,不再是高中生!您讓我成為志愿者吧,我也想救人!”

        這讓黃智生非常感動?!拔铱吹搅松鐣饷鞯囊幻?,有一群溫暖純良的人與你一起拯救無助的生命?!?/p>

        “但救人這件事也有風險,有時未必能成功,有時也會遭到誤解甚至排斥?!秉S智生說,“不過相比較拯救一條生命,這些質疑并不重要?!?/p>

        截至2019年8月,“樹洞救援團”已有500多人。而這支不斷壯大的力量,成為黃智生堅持下來的最大動力。

        喚醒公眾對抑郁癥患者的理解

        一位患者曾這樣形容自己的重度抑郁:你們知道我有多痛苦么?我就像雙手雙腳被捆結實了后被扔進海里,不斷地下沉、下沉,海水的壓強不斷地疊加在我胸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一直沉到深海。

        在我國,每年約25萬的自殺人群中一半以上是抑郁癥患者。從時間上來看,幾乎每20秒就有一人因抑郁癥自殺。

        黃智生說:“‘樹洞救援團’最大的心愿,是讓抑郁癥患者感受到世上還有人在關愛他,同時告訴全世界,抑郁癥真的是一種病?!?/p>

        “抑郁癥和癌癥一樣,是一種病。不同的是,癌癥患者喚起的往往是同情,抑郁癥患者卻常常要承受周遭的不解甚至鄙夷?!秉S智生感到痛心,很多人覺得抑郁癥患者是“矯情”“吃飽了沒事做”“胡思亂想”“裝的”……

        黃智生希望更多人關注抑郁癥患者的故事,希望更多愛心人士加入“樹洞救援行動”?!熬炔涣巳藳]關系,至少不要說傷害他們的話?!彼f。

        不少人邀請黃智生開班授課,甚至有一家線上醫院找上門來,希望通過AI技術在網上向抑郁癥患者推銷藥物和心理咨詢服務。黃智生拒絕了:“抑郁癥患者本來就已經很困難了,不能干這種事?!?/p>

        在黃智生看來,除了理解和尊重,抑郁癥患者最需要家人的關心和陪伴?!昂芏嘁钟舭Y患者背后都有一個病態的家庭,由于缺乏關愛,他們認為自己不配、不值得活在世上?!?/p>

        “請保持自己內心深處的光,因為你不知道會有誰借此走出黑暗?!辈稍L即將結束時,黃智生呼吁更多人加入“樹洞救援團”。

        (文中抑郁癥患者、志愿者、受助者姓名均系化名)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西南大學學子宣傳垃圾分類進社區
        秒速赛车 a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