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pz77"></font>

    <object id="npz77"></object>
    <thead id="npz77"><del id="npz77"><video id="npz77"></video></del></thead>
    <thead id="npz77"></thead>
    <delect id="npz77"></delect><thead id="npz77"><del id="npz77"><video id="npz77"></video></del></thead>

    <delect id="npz77"><rp id="npz77"><big id="npz77"></big></rp></delect>

        徐明崗:要把一生所學貢獻社會,貢獻給土壤學

        2019-08-30 12:05:52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王曉櫻 田婉瑩
        徐明崗,土壤學,

        少年時,他一心想洗掉腳上的泥巴,跳出農門;青年時,他卻對泥土有了全新的認識,開始了“土壤夢”;中年時,他依靠幾十年如一日的堅守和研究,首次破解了土壤密碼,解決了有機質提升的技術難題,使我國在這一研究領域處于國際領先水平。

        徐明崗,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南亞熱帶作物研究所所長,他用自己與泥土的故事,樸實地踐行著一位農業科技工作者的初心和信念。

        扎根長期定位試驗32年

        徐明崗出生在陜西省楊陵縣的一個農民家里,祖祖輩輩都是種田人。中學時,他一心想跳出農門,把農村戶口變成商品糧戶口,沒想到,1980年高考后被調劑至西北農業大學土壤專業。

        “本想洗掉腳上的泥,卻上了農大與土疙瘩打交道,當時是非常失落的?!毙烀鲘徧寡???伤芸炀桶l現,土壤是萬物之源、農業之本,農業并不只是種地,在這個領域可以大有作為。

        1987年國家計委決定在全國重點農區和主要土壤類型上建立九個土壤肥力和肥料效益長期定位監測基地,急需相關專業人才。這一年徐明崗正好研究生畢業,他有幸和其他專家一起著手建立黃土監測基地,自此一頭扎進長期定位試驗,一干就是32年。

        “長期定位試驗做三五年可以,但是做30年實在是太難了?!蓖卸紝π烀鲘彽膱允刎Q起了大拇指。

        因為土壤的變化過程很慢,長期試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一來過程單調,年復一年地采樣、收集、分析,屬于重復工作;二來短時間內出不了科研成果,這意味著清貧寂寞,很多人都不愿意干;三來國家在早期對長期試驗沒有穩定的經費投入,科研斷斷續續。

        徐明崗選擇了堅守。遇到困難,他經常用這句話鼓勵自己和同事:“科學研究貴在堅持,誰堅持到最后,誰就勝利!”

        30多年來,他從參與到引領,組建形成了我國29省份42個長期試驗網、362個農戶長期監測網絡,積累連續監測數據150萬條,累計保存土壤-植物樣品9萬個,構建了中國農田土壤肥料長期試驗網絡,推動了我國耕地質量監測和土壤學研究原始創新。全球土壤生態長期試驗網主席、國際著名土壤學家、美國杜克大學教授Daniel Richter認為,這對世界長期試驗網絡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豐富和發展了土壤有機質提升理論與技術。

        破解土壤密碼精準提升肥力

        依靠長期試驗這張巨大的網,徐明崗致力于我國農田土壤肥力提升、退化土壤改良兩大關鍵性課題研究。

        徐明崗介紹,有機質是土壤肥力的核心,是實現糧食安全的基礎和保障。我國農田土壤有機質含量低,僅為歐洲同類土壤的1/3~1/2,既嚴重限制了作物高產穩產,又導致作物對化肥依賴性增強,威脅國家環境安全。

        “土壤有機質提升需求迫切,我的目標就是用所學知識服務社會,破解土壤密碼,為國家糧食安全作貢獻?!钡烀鲘徱婚_始面臨三大科技難題:土壤有機質變化規律不清;有機質提升與增產量化關系不明確;區域有機質定量提升的關鍵技術缺乏。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黃沙始到金。在收集、整理、分析長期定位試驗數據的過程中,徐明崗探明了土壤有機質演變規律和預測模型,首次獲得了不同區域農田有機物料的利用效率:平均為16.3%。這一原創性發現,填補了國際空白,為有機質提升提供了重要的基礎數據,首次實現了有機質培育目標的定量化。

        針對區域有機質提升措施與農業生產矛盾突出的問題,徐明崗與團隊合作創新了5套13種有機質提升技術模式,土壤有機質提升與增產效果顯著,大面積示范和推廣應用,經濟和生態環境效益顯著。在黑龍江、河南、河北、山東、陜西、江蘇等13省累計推廣10672萬畝,產生間接經濟效益128.2億元。

        除了土壤退化,我國還面臨著紅壤酸化加速的問題。紅壤區是我國農產品主產區,南方有17個省份的土地是紅壤,對此,徐明崗開展了大量長期試驗和原創性研究,揭示了紅壤農田酸化時空演變特征。首次探明了紅壤農田酸化時空演變特征及其主要驅動因素,率先證實了化學氮肥施用是紅壤農田酸化的主要驅動力,明確了化學氮肥驅動農田酸化的貢獻率達66%以上。他開創的調酸增產技術模式近3年在湖南、江西、福建等省累計推廣10820萬畝,作物增產12%~27%,累計新增經濟效益125.8億元

        帶著一群人一起追夢

        2017年2月,農業農村部黨組委派徐明崗到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南亞熱帶作物研究所(簡稱“中國熱科院南亞所”)擔任所長。

        “我國熱區面積有52萬平方公里,世界熱區有5200萬平方公里,中國熱科院是推動我國熱帶農業走出去的主力軍,做好了中國熱帶農業的科技創新,將引領世界熱區農業發展,為‘一帶一路’國家提供強有力的科技支撐?!?/p>

        徐明崗帶著這樣的初心和信念,走上了新的崗位。到了所里,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梳理團隊,提升團隊骨干的科研思維能力。他說:“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但是一群人可以走得更遠?!?/p>

        南亞所杧果研究室主任王松標回憶起徐明崗帶團隊的情景,感觸很深:“徐所長到了南亞所后,讓我們每個研究室主任都用PPT匯報一下研究成果和今后計劃。我整整進行了四輪匯報才過關?!蓖ㄟ^匯報,王松標發現,自己的科研方向更加清晰了,未來的路也理順了。

        “徐所長給我們帶來的不僅是科研能力的提升,更多的是理念的轉變?!边@是記者在南亞所采訪聽到最多的一句話。王松標說:“以前,我們做科研的動力主要是評職稱、發論文,現在,他給我們打開了一扇事業的大門,我們現在是帶著干事業的勁頭來做科研?!?/p>

        徐明崗是個有夢想的人,他說:“我來自農村,在大學時就立下志愿,要把一生所學貢獻社會,貢獻給土壤學。30多年來,我一直堅持夢想,從沒有放棄?!?ensp;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秒速赛车 a爱彩